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百七十九章 躺著也是會中槍的
    “或許他曾經很優秀,但人最怕的還是這種虛榮心。明明沒有必要的東西,還非要追求到極致。在這個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東西都能爭到手的。”衛哲東搖頭嘆息。

    “或許這正是他想要的,舍身飼狼,好過纏綿病榻。說不定,他已經得了一種在當時治不好的病呢?”羅紫蝶的思維總是與眾不同。

    “當然也可能他是一時沖動,但這并不是作品本身想要表達的主題。”向雪笑著說。

    或許偉大的作品都有這樣一種魅力,每個人看到的東西、得到的反思都不同。正如一千個讀者,可以看到一千個哈姆雷特那樣,每個人看到這件作品,得到的思考也是不同的。

    “漢謨拉比頭像”是向雪鐘愛的另一件雕塑作品,創作的年代大約在公元前2000年,當時是在伊朗出土的。雖然這件閃長巖為材料的作品被命名為漢謨拉比頭像,但專家們卻認為作品的創作年代應該早于漢謨拉比統治時期,更傾向于是美索不達米亞的某位君王。

    “不管是誰,從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來看,都是非常出色的。”向雪并不在意雕的是誰。

    “我給你的愛寫在西元前,深埋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幾十個世紀后出土發現,泥板上的字跡依然清晰可見。我給你的愛寫在西元前,深埋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用楔形文字刻下了永遠,那已風化千年的誓言,一切又重演……”羅紫蝶干脆輕輕地哼起了歌。

    “這首歌的詞寫得不錯,很有內涵。”衛哲東夸獎了一句。

    羅紫蝶笑彎了眼:“那是當然,我可不是隨便認別人當偶像的。他還有很多中國風的歌曲,歌詞都特別優美。”

    “是嗎?”

    “真的真的,有幾首歌詞都進學校教科書了,還有進各省高考考題的,牛吧?”羅紫蝶迫不及待地說。

    這可是替偶像正名的好機會啊!

    不得不說,羅紫蝶同學的洗腦行動還是很有效的。衛哲東在吃晚餐的時候,上網收索了一下羅紫蝶和向雪的偶像天王。

    名字剛輸進度娘搜索框,跳出來滿屏的標題就讓人吃了一驚,極富溢美之詞的夸獎和推崇,讓衛哲東感慨自己對娛樂圈的消息實在是太閉塞了。

    唔,衛氏雖然涵蓋了好幾個行業和領域,但從來沒有涉足過娛樂圈。因為從衛老爺子開始,到衛六再到衛哲東,對娛樂明星完全無感,對于娛樂產業也毫無興趣。

    “最后一個天王!”

    “世界十大音樂鬼才之一,亞洲唯一上榜!”

    “五度斬獲世界音樂大獎!”

    “他震懾了整個華語樂壇。”

    “華語樂壇的拯救者。”

    “他代表了華語樂壇的一個時代!”

    “音樂中的王者。”

    …………

    這些評倫,無疑已經超出了對一位歌星的贊許。當然也有負面新聞,比如:“最近又喝奶茶了吧,再胖下去怎么辦?”“一年一度的專輯什么時候才出”“換個作詞人吧,土味兒都出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