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百五十一章 面露難色
    五個人試藥,臉上的表情各不同,有淡定的,有吃驚的,有恐懼的還有一臉生不如死的。

    魯繼宏作為唯一一個溝通無礙的人,咿呀鬼叫著“姑娘,放過我吧,放過我吧,姑娘,這藥很危險的。”

    “是嗎?”林淼拿在手上看,“是這個危險還是桌上的?你告訴我,那個是危險的,我不用在你身上。”

    “都危險,別用好嗎?”魯繼宏哭腔。

    林淼又看了眼手上的藥瓶,“都危險嗎?沒覺得啊,那位大叔已經試了兩種,一點反應都沒有。”

    “不同的,他不同的,他是煉藥的人,那些藥對他沒有作用的。”

    “原來他就是煉藥的人啊,那給他試了的藥得從新在你們身上試才行。”林淼打定主意,又把之前試過的兩種拿過來優先試用。

    魯繼宏欲哭無淚,他為什么要多嘴?嗚嗚…好后悔啊!

    他的后悔沒人在意,試藥還在繼續,不得不說,南召那邊的藥物發展比之這個慶國要先進很多,不說他們有提純的儀器,就是他們制作出來的這個藥的藥效也是驚人的。

    像林淼剛剛給蒙扎托試過的,有山茶花香味的那個藥,原來是外傷藥,灑上便可止血。

    這是她不小心灑了一點在昨晚受傷,現在又不幸出血的二號身上發現的。

    這個效果就是現代的外傷藥都做不到。

    驚人,太驚人了!

    如果沒有副作用的話,這簡直就是神藥。

    林淼拿著走到蒙扎托的面前,微笑問道“大叔,你這個藥里都有什么成份啊?副作用有嗎?是什么?我們交流交流吧。”

    如此和善的詢問,正常人就算不回答,應該也會看一眼,可是,蒙扎托視而不見。

    好吧,林淼搬了張椅子坐在蒙扎托面前,鄭重其事的道“大叔,打個商量好么,只要你把這些藥的成份都告訴我,我就送你回你們國家,怎樣?我可是說話算話的。”

    林淼這話成功的讓蒙扎托抬了一下眼皮,不過也只是抬了一下,什么也沒有說又垂下了。

    真是,難溝通啊!

    雖然如此,但是她沒有放棄,又道“大叔,別不理人嘛,你我是同行,雖然別人說什么同行是冤家,但是,我們醫者根本不存在這個,你不要有這樣的想法,醫術就是要互相探討,共同進步的……”

    林淼說了半天,自認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結果還是半點反應都沒有,不由得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苗語說得太爛了,以至于人家根本就聽不懂。

    想了想,她轉移到魯繼宏面前,問道“大叔,你姓魯是吧?”

    在魯繼宏的點頭中,林淼繼續道“魯大叔,做個交易吧,只要你能說服這個叫什么來著的把他的藥方說出來,我就放了你和他,送你們回你們國家,怎樣?”

    條件很誘人,魯繼宏很想答應,只是,這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蒙扎老大要是是這么好說話的人,他就不會出現在這里了。

    見魯繼宏面露難色,林淼又道“魯大叔,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