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1章 來都來了
    在賀遠亭被迎入花家大門時, 一位近來在京城很有名的神醫,也被花家下人,從側門迎了進去。

    神醫鶴發童顏,衣袂飄飄, 看起來不像是大夫,更像是一個修道成仙的人物。

    花家下人待他很是熱情,又是點頭又是作揖, 話里話外的意思, 就是只要治好他們家郡主, 黃金白銀甚至是高官厚祿都可以。

    神醫捻著胡須道:“老朽聽聞,若想在京城做官,很是不易。老朽乃是無功名的白身, 即使想要做官, 又豈是容易的事?”

    “別人做不到的事,難道我家兩位將軍也做不到?”接待他的下人不屑冷笑:“姬家皇朝有如此風光, 還不是我們家兩位將軍打下來的, 如今他們不仁,就別怪我們花家不義。”

    神醫云淡風輕地一笑, 似乎對花家擁有的權勢地位并不感興趣。走進福壽郡主住的院子,他聞到屋子里濃重的藥味。

    “這些藥味里, 似乎有幾味藥是驅寒、寧神、固元的?”神醫鼻子微微一動,在屋子四周看了看。

    花家下人頓時被驚呆了, 敬仰道:“神醫真是醫術高明, 僅僅是聞藥味, 就能判斷出用了什么藥?”

    “這有何難?”神醫淡然一笑:“老朽從醫多年,辨氣識藥不過是基本功底罷了。”

    此言一出,下人們眼中的崇拜情緒更加濃烈了。

    給福壽郡主把完脈,神醫表情十分凝重,他收回手,長聲嘆息:“郡主郁結在心,元氣虛弱,只怕是……”

    “神醫,連您也沒有辦法嗎?”屋子里有丫鬟低聲啜泣道:“宮里的御醫,總是開些什么沒用的溫養方子,郡主吃了這么多藥,半點不見好轉,反而是越來越嚴重了。”

    “神醫,求您想想辦法,花家三代皆生男子,到了郡主這一代,好不容易才得了一個寶貝女兒。我家將軍身懷六甲奔赴戰場,不幸早產,才讓郡主自小就體弱。家中待她如珍寶,若她有個三長兩短,兩位將軍怎么承受得住?”

    “若不是太子,我家郡主又怎么會變成這樣!”另一個丫鬟滿腹怨氣,看得出背后沒有少說皇家的壞話,所以即使有他這個外人在,也沒有半點掩飾的意思。

    可見花家對皇家甚是不滿,連下人都無所顧忌。

    神醫摸著胡須沉吟半晌,嘆息道:“可憐天下父母心,老朽且試一試。郡主神元俱虛,普通藥物對她已是無用。老朽家中有一套金針,可對郡主施針法固元,這便讓童兒取來。”

    “多謝神醫,我們這便送您的童兒回貴居……”

    “不必,我們神醫谷有規定,外人不可入藥居,由他自己去便好。”神醫補充了一句:“你們再給老朽說說郡主病癥剛發時的情況。”

    花家下人不敢得罪老神醫,自然是神醫說什么就是什么。只是在送藥童出門的時候,他們抓了一大把銀子給童兒,只求藥童腳程能快些。

    “放心吧。”藥童接過銀子,臉上笑容帶著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得意:“會很快的。”

    可惜花家下人一心擔憂病重的郡主,并未察覺出他有哪里不對。

    正廳里,賀遠亭與花家父子寒暄著,父子二人精神狀態看起來很不好。

    “花大人,你今日不用去翰林院……”

    不等賀遠亭說完,花長空便冷著臉道:“朝廷對我家無義,花某何必在朝為官。”

    賀遠亭有心想勸,見一下人來報:“將軍,外面有自稱賀三皇子的隨侍,說是有要事稟告。”

    “下人無禮……”賀遠亭面色尷尬,起身賠罪。

    “正事要緊,快快請進來。”花應庭態度意外地和藹,半點不見當初對玳瑁使臣的冷淡。

    賀遠亭再次道謝,很快便見一位穿著紅袍的玳瑁侍衛進來,說什么亡太子即將下葬,陛下來信盼他早歸云云。

    “貴國亡太子與殿下乃一母同胞,為何不早些歸國。你們兄弟情深,若是連葬禮都趕不及,豈不是一生的遺憾?”花應庭看著賀遠亭,眼中有著算計。

    賀遠亭苦笑:“非在下不愿歸國,只是尊貴的昌隆陛下留在下在貴國做客……”

    “他也不過是個偽君子罷了。”花應庭冷哼:“故意偽造通敵書信跟龍袍,一面陷害我花家,一面又在朝堂上,大度地為花家洗罪。”

    “若不是那夜小女無意間聽到二公主與宮女的交談,我花家一輩子都會被蒙在鼓里。”花應庭越說越怒:“什么仁義天子,明德賢君,一切都只是騙我們花家為他賣命的手段!”

    “為了他姬家,我花家上下待在邊關苦寒之地,拋頭顱灑熱血,便是宮中年年有金銀賜下又如何,在那種苦寒戰亂之地,即便是有銀子也沒處花。”花應庭一拳拍在桌上,把桌子砸得四分五裂,氣憤咆哮:“我花家世代忠良,沒想到是在為這樣一個偽君子賣命。”

    賀遠亭看著憤怒到極點的花應庭,猶豫了一下:“在下見昌隆陛下待將軍一家極好,里面莫不是有什么誤會?”

    難怪太后以挑撥太子與福壽郡主感情為由,把二公主關在了壽康宮里。背后的真相有可能是她說了這些話,被昌隆帝與太后得知,引起他們不滿了。

    看來英王身邊的太監被抓,讓她坐不住了,才會出此狠招。為了復仇,她倒是狠得下心來。

    “誤會?!”花應庭仿佛聽到了天大的笑話:“若不是他們皇家人自己說出來,我們又怎能知道?若是如此便也罷了,沒想到太子也不是個東西。”

    “太子殿下待福壽郡主情深意重,年輕人有爭吵也是正常……”

    “什么狗屁的情深義重!”坐在一旁沒怎么說話的花長空忍無可忍:“太子私下跟人抱怨,我家小妹體弱多病,根本連孩子都生不下來,若不是為了借我花家權勢打壓其他皇子,他又怎么會娶一個不會下蛋的母雞。”

    “我花家捧在掌心的珍寶,被他當成了什么?!”花長空氣得面色赤紅,面相斯文的他,連五官都扭曲起來:“難道只有他們姬家人才珍貴無比,我花家姑娘便不是人了么?”

    “賀三皇子,你可想回玳瑁登上太子之位?”花應庭把腳邊的碎木片踢到一邊:“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賀遠亭滿臉恐慌:“花將軍,您這是何意?且不說在下現在恐無法歸國,即便是能回去,也不敢肖想太子之位。儲君之位珍貴無比,一切皆由父皇決斷。”

    “三殿下的意思是,無意太子之位?我還以為,三殿下今日登門,是因為近些日子收到我給你的那些信件而心動,沒想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