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7章 第 137 章
    第137章

    姝姝清楚應該是邊城的事情都解決了。

    而且鼠疫也的的確確得到救治,這已經算快的, 從瘟疫開始到把所有病人治愈以及防范, 只用了一個多月, 通常時候,瘟疫就算能夠找到藥方救治, 也很難這么快的全部控制住,自打城中百姓服用藥后, 再無一人開始染病。

    所以說, 這次鼠疫是不可能再蔓延下去。

    她同蜀王經常喝甘露, 自然不會帶上病源,哪怕回京都無事。

    傅瀲之忙碌一晚, 這會兒事情塵埃落定, 他只想抱著姝姝再睡上一覺。

    姝姝問道:“殿下, 事情都解決了嗎?”

    “嗯。”傅瀲之撫著姝姝后背,順著她滑膩如脂般的后背撫到盈盈一握的腰身,嗓音低啞道:“這次瘟疫同逢北王有關, 之前姝姝告訴我,鼠疫不對勁,我便讓袁將軍著手調查此事, 種種矛頭都指向逢北王,若大虞邊城淪為空城, 對逢北王進攻大虞著實有利, 后來姝姝找出瘟疫病源, 城中瘟疫得到控制, 病人也慢慢治愈,我讓城中消息不再遞出外面,繼續封著城,逢北王自然坐不住,找了安插在平高城的探子回來。”

    他們等的就是這名探子。

    就算這名探子的身份隱藏的夠深,可這個節骨眼來平高城就已暴露其身份。

    或者也可以說,逢北王太有自信,他相信這次的鼠疫無人可以救治找出藥方,相信沒人可以想到這場瘟疫是他的杰作,所以他才敢肆無忌憚這時候派人回平高城,何況這個探子身份完美,表面上是平高城的百姓,在平高城內也生活了好些年,就算這個節骨眼回城也沒什么,但逢北王并不清楚,他做的這件事情已經暴露的差不多。

    叫李壯的探子從進城就一直有暗衛跟著,等到夜里他想飛鴿傳書時被抓了個現行,飛鴿還未飛起就被抓住了。

    物證都在,李壯想狡辯都不成,但他也是嘴硬,鞭刑都能忍住,最后還是喊了蜀王過去。

    不到半個時辰,李壯就開了口,把他知道的一股腦都說了出來,李壯知道的有限,但拔出蘿卜帶出泥,也給他們不少有用的消息,逢北王派在其他州的探子也暴露出來了身份,另外還有闐國幾個糧倉的位置。

    傅瀲之讓李壯繼續寫了封信,說平高城內瘟疫蔓延,半死大半,依舊把消息遞了出去。

    袁將軍也連夜帶人去夜襲了幾個糧倉的位置。

    闐國國因地理位置的原因,出產皮毛和牛羊肉比較多,糧食產量不好,所以糧食很貴,因糧食產量少,闐國百姓日子也過得比較辛苦,這也是逢北王野心勃勃的原因,一為權和野心,二想開疆擴土,讓自己的百姓衣食無憂。

    這次至少能夜襲豐隆城附近的三個糧倉,雖不能滅了逢北王,但給他的打擊也不少。

    傅瀲之沒瞞著姝姝,把這些事情都告知給姝姝,“所以你大兄也一塊去了,明天晚上應該就能回,所以后日我們便能啟程回京。”

    來邊城也有大半個多月,姝姝知曉殿下回了京城應該還有許多事情要忙,她道:“好,后日我們就啟程回京,路上連夜趕路,兩三日就能到。”

    傅瀲之低頭親親姝姝的發頂,“在陪我睡會兒。”

    “好。”姝姝乖巧的趴在他的胸膛上,任由殿下抱著她。

    …………

    次日申時,宋鈺柏才歸來,沒受傷,就是身上臟,煙熏火燎的,知曉姝姝跟殿下明日離京,晚上就陪著他們吃了飯,還陪著殿下喝了兩杯小酒。

    遠在兩三百里外的豐隆城,逢北王看著屬下一趟趟來報的消息,臉色陰沉,他生生捏碎了手邊的杯子,就連瓷片扎入手中也毫無反應,他冷聲問李鶴洋,“這是怎么回事?”

    李鶴洋神情也不算好看,說道:“王,只怕平高城的瘟疫早已得到救治,那袁岳早就猜測瘟疫或許是王的計謀,將計就計,封城不讓消息傳遞出去,就等來個甕中捉鱉,李壯被抓,把知道的東西都吐露出來,袁岳那奸詐之人定派人連夜燒了我們的糧倉,然后袁岳讓李壯再寫了封信飛鴿傳書送過來,欺瞞王,平高城的瘟疫蔓延開,實際平高城內瘟疫只怕早已治好。”

    逢北王臉色不僅陰沉,簡直是有些難看起來,他英俊的面容都有些扭曲,“李將軍是說,有人治好了這次的鼠疫?”

    李鶴洋道:“定是如此。”

    逢北王冷笑一聲,“去給我查!我倒是要瞧瞧,到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