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54因為他有個神級編曲(一更)
    工作人員給徐搖光放的是他在走廊上那個時間段的監控。

    因為第一場合奏在即,整個休息室外的大廳,亂糟糟的都是人。

    就是魏大師的房間門一直沒開。

    徐搖光也不急,就撐著手,半靠著桌子就盯著視頻看,監控里的人總會出來的。

    而走廊外,魏大師沒立馬回車上。

    而是給陳淑蘭打了一個電話。

    陳淑蘭這段時間昏昏沉沉的睡著,接電話的是護工,這個時間點她早就已經睡了。

    魏大師擰了擰眉,除了秦語那一點,他又開始擔心陳淑蘭的狀態。

    陳淑蘭對秦苒的重要性不用說,今年夏初就開始住院,到現在也沒聽說出院。

    回到車上,依舊是心事重重的。

    “爺爺,怎么這么晚?”車上,魏子杭靠著椅背,掐著時間點,抬頭問魏大師。

    魏家今天開的是一輛加長車。

    秦苒跟魏子杭坐在最后一排,魏大師坐在前面。

    “遇上了小徐少,”魏大師低頭,拍了拍衣袖,不動聲色的開口,“我們就多聊了兩句。”

    “徐搖光?”魏子杭對他沒什么興趣,“來看演奏會吧。”

    魏大師抬了抬眸,眉宇間沒什么波動,“恩,有東西丟了,在找工作人員看監控。”

    魏子杭點點頭,沒有說話。

    秦苒卻瞇了瞇眼。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她先是拿手機敲了下魏子杭的胳膊,等他轉過了頭,直接開口,“去前面坐。”

    魏子杭也沒問話,直接拿著手機走到前面,坐在了魏大師隔壁的位子上。

    他坐到了前面,秦苒坐到了靠里面的位子上,翻開手機水晶屏幕掀蓋,又展開兩邊,重新摁亮了一個頁面。

    打開編輯器。

    “苒苒,你有沒有想好,繼續跟我學小提琴?”魏大師靠在椅背上,手臂搭在窗子上,指尖挺沒有規律的敲著。

    秦苒從背包里拿了本書,把鍵盤投影在書上。

    一邊試用鍵盤一邊跟魏大師說話,白凈的臉微微低著,車里沒有開燈,她臉上映了一點點的熒光,不疾不徐的,“不知道,還要在想想。”

    手上的動作卻快。

    皇家表演廳的地址很好找。

    監控路線也好找。

    一般除了機密文件,很少有人會對這種普通監控加密。

    一串字符打完,秦苒往后靠了靠,然后十分冷酷的按了一個“enter”鍵盤。

    不關注徐搖光,卻也從喬聲嘴里聽過幾句。

    他一直盯著學校藝術樓,去找過不少次的監控。

    以往的秦苒提到這件事都是一臉拒絕。

    今天好不容易松動了,出乎魏大師的意料。

    “好,你好好想想,一定要好好想想,我帶你們倆去吃御膳坊。”魏大師一秒坐直。

    秦苒低頭,慢吞吞的把手機又裝了回去。

    “不用了,”秦苒看向窗外,想了想,“把我放在這里,我等人。”

    “你……”魏大師本來想說你在京城無親無故的,等什么人?

    忽然想想到那天開門的程木,他頓了一下,雖然有些不舍的,還是開口讓司機停車,離開的時候又叮囑她這一次一定要想清楚。

    音樂廳,還在后臺看監控的徐搖光。

    監控開了四倍速。

    從最初的慌亂人群,到現在,監控鏡頭空無一人。

    工作人員等的無聊,已經隨手拿起手機開始翻看了。

    徐搖光卻依舊耐心等著,清冷的眉宇間沒有絲毫不耐。

    一直不動的休息室門開了——

    然后忽然不動。

    監控視頻突然卡在這里,最后又閃退。

    “它怎么了?”徐搖光伸手敲著桌子,另一只按著眉心,看得出來壓著的火氣。

    工作人員放下手機,拿著鼠標重新打開了好多次。

    但每次放不到一分鐘就閃退。

    他畢竟只是個看監控的,也不是技術人員,一時間也摸不清,便轉頭,十分抱歉的開口:“小徐少,監控文件可能壞了,暫時看不了。”

    “什么時候能好?”徐搖光盯著電腦頁面。

    “這個……不知道它怎么了,可能要請專業人員看。”工作人員遲疑。

    主辦方往前走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