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38.第三十八回
    樹頂村就在仙蹤林的西面位置,仡羋一行人到達此處后便托五毒弟子去通知了艾黎。而艾黎在聽到門中弟子說起的這一行人時,面色立即就變了,他急匆匆地一個人去迎接了仡羋一行人。

    艾黎怎么都想不到時隔四十多年,他還有緣見到圣姑。圣姑已經年老,但她的目光一如當年清明有神。拄著拐杖的圣姑并未讓族人一同下船,而是讓族人留在船上等待,周圍皆是五毒弟子照看著。隨后,她便在仡羋的攙扶下、令狐傷的跟隨下和艾黎一同去了樹頂村。在樹頂村,圣姑只說了一句話,艾黎還有曲云以及德夯便進了里屋商討所謂要事。

    廳內,守著的五毒弟子都好奇此番前來的仡羋一行人,雖看打扮也是苗疆打扮,卻是從未見過的。

    圣蝎使阿幼朵是五使中年齡最小的一個,也是其他四使最疼愛的妹妹。她的性格從始至終都沒有變過,在幾個性格本就怪異的姐姐身邊長大,不知殘酷為何物,天真又殘忍,最喜歡的事就是找艾黎研究尸人之法,把尸人當做玩具般玩耍外,平日最喜歡的就是捉弄教眾,看他們被她捉弄,她最開心了。而現在,早已不是孩子的她特別好奇蒙著面不知其長相的白衣男子以及就坐在她邊上,似乎低位蠻高的古靈少女。

    五使奉命待在廳內不得對客人無理,可阿幼朵卻特別想捉弄這兩個摸不清的人。

    五毒教崇拜蚩尤神,并自詡為九黎族的后人。他們自稱五仙教,最恨別人稱他們為五毒教,如果有人敢當面這么稱呼他們,一定會被萬蠱噬心而死。

    門中弟子部分在樹頂村集結著,部分則留守海邊,護著仡羋的船和她留在船只上的族人。那些弟子們都好奇地打量著這些與他們同出一族,卻又從未見過面的所謂苗族人。

    此時,有點兒無聊的仡羋在把玩一條青色粼粼的小蛇,這蛇的眼睛也如同它的皮膚一樣,呈現青色。歪了下腦袋,仡羋把小蛇遞送到令狐傷眼前,笑瞇瞇道:“大叔,你看它好看嗎?”

    令狐傷盯著離自己只不過咫尺的小青蛇,眼底一絲惶恐之意都沒有,這些天的相處他對仡羋的性子摸得差不多了。平靜地看著小青蛇,令狐傷絲毫懼意都沒有,只是靜靜地與小青蛇對視著。

    見他沒什么反應,又跟啞巴似的不說話,仡羋也不惱,只是聳肩道:“真是無趣。”邊說,邊收回自己的小青蛇,用手指摸了摸它的小腦袋。

    小青蛇是有靈性的,它打破殼起就一直陪伴在仡羋身邊,自是聽得懂對方說什么。

    阿幼朵覺得仡羋手上的小青蛇十分漂亮,她開口道:“這蛇是你的嗎?”

    仡羋微側腦袋,朝阿幼朵看過去,黑黝黝的眸子里無一點亮光,沉得厲害。“對呀,這是我的小青,好看嗎?”

    阿幼朵點頭,詢問道:“可以給我嗎?”

    仡羋微微一笑:“不能呢。”

    阿幼朵面色一沉,有那么點不高興,剛要說什么,在里頭密談的幾人出來了。圣姑拄著拐杖一步步從里頭出來,嗓音淡淡:“這些年來多謝諸位了。”

    艾黎和曲云在后,臉上布滿了對圣姑的感激。

    曲云接話道:“是曲云該多謝婆婆相助,再次感激不盡。”說著,行了一個他們五毒教對外人的感謝之禮。

    仡羋看向圣姑,見圣姑的面色比進去要白,便知道圣姑了做什么。面色微微一沉,仡羋收起小青,讓小青重新纏上她的手背后,立馬從椅子上站起來,快步來的圣姑面前,扶著她道:“你知道自己的情況嗎?為什么要那么做?”

    圣姑安撫地拍了拍仡羋的手背,道:“就當這些年來替我族保管圣物的答謝吧。”

    仡羋擰著眉,有點不悅。

    此時,一名男子從里頭走了出來,他的樣貌俊美極了,只是一頭長發極白,襯的面色也蒼白如紙。他雖穿著五毒的服飾,面貌對五毒教眾的弟子來說有些陌生,但還是有人認出他來。比如玉蟾使鳳瑤和靈蛇使納尤,她們倆都是此前見過他早期面目的少數人。

    “德夯?!”鳳瑤吃驚的看著這個為了五毒以身犯險,將自己活生生變成尸人,幫助他們平定叛亂的青年再一次恢復了原本的相貌。

    男子名叫孫飛亮,原七秀坊弟子,因小時候長得異常俊美而被特例收入七秀坊。天寶二年,即公元743年,在得知曲云任五毒教主的消息之后,孫飛亮沒有任何猶豫,當即放下一切前往苗疆,自此陪伴在曲云,甚至不惜變成尸人幫助她平定叛亂,此后一直在她身邊十數年。

    直到前段時間,由于五毒教對天一教尸典的破解才讓沒了意識的他進一步恢復了意識,然后這一次又因為圣姑幫忙,他才恢復了原本的樣貌。

    鳳瑤念出的兩個字都讓在場的五毒弟子吃驚不已,要知道在他們印象中德夯是一個巨大的毒尸,而非現在這般俊美的相貌。

    “孫飛亮在此謝過圣姑婆婆相助之恩,日后婆婆有事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