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9.監控對象一號.2-1
    比起島崎娜娜自身,查理先生其實更清楚對方目前需要的是什么。

    并不是一段嶄新的戀情,而是一個能夠讓她轉移注意力的目標。

    如果這個目標同時又能夠改善她的心情,那就再好不過了。

    所以綜上所述,查理先生覺得那位已經無聊到日常來騷擾他們女性代行者的辛巴德王是一個很好用的對象。

    雖然島崎娜娜沒有明說過去,不過早已經在暗地里開始進行觀察的魔術師又怎么會不清楚對方喜歡的男人是什么樣子的呢?

    總不可能是辛巴德王那種油嘴滑舌的模樣。

    “所以,娜娜你只要抽個空和對方聯系一下就可以,如果那家伙還是那種油嘴滑舌的模樣盡管懟回去不用怕。”

    “……行叭……”看到查理先生這樣說,島崎娜娜還能不知道那位辛巴德王是被查理先生特意挑過來的?

    “只希望那位辛巴德王,不要再那么任性地亂說話就好了。”

    在島崎娜娜和查理先生聊天的時候,另一邊,和她談完人生心里被戳了一刀的安室透還是堅強地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只是臉上的表情無論如何都說不上輕松。

    “……安室先生,身體不舒服嗎?”看到安室透臉色蒼白神情失落的樣子,榎本梓關切地問了一句。

    ……安室先生平時可不會露出這種好像被人甩了的表情呢。

    “我沒事,可能是之前出門不小心吹風著涼了吧。”安室透回過神來,勉強露出了個笑臉來,換來了對方越發擔憂的神色。

    “……安室先生如果身體真的撐不住的話還是休息幾天比較好吧,老板這里也安排了幾個實習生可以一起分擔工作的。”

    “唔……”坐在咖啡廳角落里的江戶川柯南若有所思地喝著橘子汽水,看著安室透怎么都說不上好的臉色挑了下眉。

    放學的時候他可是看到了的,安室透特意找到了學校門口等島崎老師下班,兩個人還坐上了他的車不知道去了哪里。

    這會兒回來的時候是這種表情,估計是兩個人之間談崩了吧?

    安室先生露出這種好像被甩了的表情……應該不只是“好像”而已吧?

    雖然心里有諸多猜測,不過江戶川柯南自認是個不會戳人傷疤的好孩子,所以他默默地縮小了自己的存在感,安安靜靜地在角落里喝他的果汁汽水吃他的晚餐,然后和小伙伴們商量一下周末到翻新的東都水族館里游玩的事情。

    雖然他已經不是個一年級的小學生了,不過翻新之后的東都水族館里聽說多了很多新的娛樂項目,他也有點心動來著……

    “安室先生的表情看起來很失落呢。”雖然他安靜下來了,不過坐在他身邊的毛利蘭倒是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她同樣露出有些擔憂的表情,打算關心一下這位給了他們很多幫助的好伙伴。

    “等等,小蘭姐姐!”沒等她張開嘴,身邊早有預感不好的江戶川柯南制止了她。

    “怎么了?”看到江戶川柯南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毛利蘭的注意力就移到了他的身上。

    “是這樣的,之前放學的時候,我看到安室哥哥來學校里找島崎老師……”謹慎如江戶川柯南,在面對毛利蘭的時候自然不會說出諸如“我覺得可能是島崎老師拒絕安室哥哥的告白了”之類的不嚴謹猜測,只是這么說了一句,立刻換來了毛利蘭的理解。

    “這樣啊,那還是不要打擾安室先生比較好吧……”明明對于推理這種事情非常苦手的毛利蘭在人情世故方面卻意外地成熟,甚至在江戶川柯南略微提了這么一句就懂了對方的意思。

    也許是因為女人對于八卦都是極其敏感的吧。

    她表現得非常成熟,并且體貼到同樣安靜地坐在靠窗邊的位置上,減少了自己的存在感。

    江戶川柯南一臉懵逼地看著毛利蘭打斷了他的話,并且理解能力超強地表現出了安靜不做打擾的體貼行為,心里都忍不住要問:你理解什么了?

    我話都沒說完,你這種一臉“我知道你的意思了。”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我們什么時候練成了“心靈相通”這個技能的?

    緊接著,完全不知道安室透發生了什么事情甚至真的以為對方是身體不舒服的榎本梓在接下來的時間里把原本屬于對方的大部分工作都接了過去,同時還殷切地叮囑對方回去后一定要多注意休息。

    直到她路過毛利蘭那邊那桌,被主動減少了存在感的毛利蘭拉住,然后兩個人在角落里悉悉索索地交流了諸如此類一番。

    等到榎本梓再回到吧臺那邊的時候,迎接安室透的就不是什么關切的眼神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