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4章 大明星的愛34
    第34章

    那把劍不怎么高端, 就是從劇組借來的普通道具劍, 劍長三尺有余,是不太好把控的長度, 但在葉澄手中,卻仿佛比自身的手臂還要靈活自如, 甚至快到能看見殘影。

    大概是因為純粹表演給季芳澤看, 葉澄的劍鋒很快, 劍風掃過, 卻不帶半點凌厲的氣勢,反而是刻意朝著樹枝下掛的眾多布囊而去, 布囊被刺破, 白色的花瓣紛紛揚揚地落下, 又被他的劍風挑起, 映襯著夕陽的橙光, 宛如一場暗香浮動的夢境。

    翩然驚鴻影,矯矯若游龍。

    季芳澤呆呆地看著,一時忘記了說話。葉澄也一直沒有停, 接連換了好幾套劍法。

    葉澄并不覺得吃力。

    他也不記得自己的劍術是什么時候學的, 好像一開始就會,可能是在很久很久之前,已經被他拋棄的過去。他不需要思考, 也不用去斟酌, 只要拿起劍, 那些劍招和身法就仿佛是本能一樣, 深深刻在他的靈魂里,讓他游刃有余。

    直到夕陽沉沉,消失在天際,院落里的燈挨個亮起,葉澄才停下來。

    他將劍收起,擦了一下額角的汗。

    季芳澤走過來,幫他把長發摘掉,葉澄出了一身汗,覺得很熱,順手要脫掉厚重的外袍,季芳澤皺眉,脫口而出:“不許脫!剛出了汗,吹風容易著涼!”

    自從之前因為系統升級發了一次燒,他在季芳澤心里儼然成了一個身嬌體弱,需要呵護的寶寶。盡管這個寶寶能徒手爬三百樓,一個人打十八個,一把長劍舞到飛起,輕輕松松用劍氣割斷懸空垂落的繩索。

    季芳澤剛說完那句話,就有些懊惱,覺得自己剛剛的語氣太強硬了。

    他知道自己性格不好,對旁的事冷淡,遇到葉澄又控制不住管太多,一點小事也要指手畫腳。之前沒在一起時,還能稍微克制,現在苗頭卻越來越明顯。別說葉澄這種一看就性子灑脫的人,就算是個慢吞吞的老好人,也受不了他這樣。

    但要說隨葉澄脫掉外衣吹風,季芳澤心里又不肯,他咬著牙,正無措之時,被人給敲了一下腦殼。

    葉澄把已經脫到一半的外袍穿回去,順便連腰帶都系得嚴嚴實實,才含笑看向自己的男朋友:“好難哄的小芳。都穿上了,怎么還不開心啊?”

    事實上一點也不難哄的季芳澤,耳朵已經慢慢紅了,又有點遲疑:“我平常是不是管太多了?”

    “管唄。歸你管了。”葉澄坐過去,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水,看到桌上擺著的攝像機,“這是哪兒來的?”

    “找莊子的工作人員要的。”季芳澤低著頭,把里面的錄像翻出來看了一眼,“后面天暗了,視頻看不清,我到時候把之前清晰的部分剪出來,放在網上。”

    葉澄給自己倒水:“放網上干嘛,我今天只舞劍給你看。”

    季芳澤嘴角微翹:“你不是要漲粉嗎?這個肯定比你做菜來得快多了。”

    劇組之前放出來的那段花絮,葉澄執劍,步履如飛,當時在網上引起了挺大的轟動,粉絲暴漲。葉澄接到了很多相關的邀約,但都推掉了。他打算按照葉宜年的心意,慢慢退圈,一心開菜館。

    葉澄漫不經心:“急什么,有六十年呢。”

    反正系統只計算粉絲流入,不會把流失的扣掉,慢慢搞他的私房菜,多參加幾個廚藝大賽,開點美食直播,也是一樣的。

    季芳澤不再說這個話題,將視線轉到了枝頭。那些布囊單個都不大,又是綠色的,掛在枝葉繁茂的枝頭很不起眼,季芳澤一心抗拒著接下來打擾他們二人世界的不速之客,沒有發現端倪。

    “你找人掛的嗎?”

    葉澄點頭:“嗯,這個時節找不到合適的花樹,就托阿笙幫我掛了花袋上去。”

    季芳澤輕聲問:“你以前練劍,都是這樣嗎?”

    “怎么可能?誰要是這樣練劍,肯定會被他師父打死。”葉澄失笑,他托著腮,清澈的眼中映出季芳澤的模樣,“我今天弄這些,純粹是為了好看,為了討好你嘛。”

    季芳澤心里很高興,卻還硬撐著:“你以前這樣討好過很多人嗎?”

    葉澄大大咧咧地點頭:“挺多的。”

    季芳澤心重重墜下,口中泛出一種苦來。他知道葉澄與他經歷不同,過往太多歲月,有過相伴的人也很正常,但是嫉妒這種事,不是他自己能控制的。

    葉澄又喝了一杯水,才大喘氣道:“都是些熊孩子,沒完沒了地鬧騰,不肯乖乖睡覺,只能這么哄他們。你是我遇到的第一個,超過十歲,還需要我舞劍討好的人。”

    內心凄風苦雨的季芳澤:“……”

    下次說話不要大喘氣,謝謝。

    兩人吃了飯,跑去外面的山坡看月亮。今天的夜色實在不錯,明月高懸,晚風微涼,但是蚊子有點多。好在葉澄未雨綢繆,提前準備了驅蚊驅蟲的藥。

    兩人并肩坐在一起,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

    季芳澤把人摟在懷里:“他們大概反應過來了,有三個人結盟,從白蘇顏身邊著手,在找幕后的人。但是白蘇顏掩飾地很好,他們什么也沒發現。”

    他們顯然沒把葉澄和季芳澤放入考慮范圍。在他們看來,葉澄沒這個本事,季芳澤沒這個必要。

    “其實我覺得,他們根本就不愛白蘇顏。”季芳澤微微皺眉,有點困惑,“要是喜歡一個人,不可能是這樣的。”

    愛本就是最私密,最獨占的一件事,是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