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3.023
    “我的異能力呢,是‘抹消其他一切能力的能力’,簡單地說就是反能力者。”

    蹲在接近出口的監視死角,津島一邊嚼著從宴會上摸來的酒心巧克力,一邊用聊天的語氣說。

    深雪蹲在他旁邊,手里拿著個手指長度的竊聽接收器。從里面源源不斷傳來的聲音,讓她的心情隨之起伏不定。

    【……蒼葉。你對自己的身世一無所知吧?】

    【剛才我已經告訴過你,蒼葉。你是生的雙胞胎弟弟。】

    【你和生都是在東江財閥所有的研究所里出生的,是被設計出來的人工嬰兒。你們是異卵雙胞胎。】

    【不過,你外婆連做夢都想不到自己的研究會被用在制造人工嬰兒身上。因為表面上只是大腦研究而已。

    【自己的研究被違心的使用在了實驗中,這個事實讓你的外婆非常痛心……】

    十分鐘之前,那個疑似存在于蒼葉體內、操縱著“聲音”這一特殊能力的第二人格,被津島的異能力「人間失格」所中止。

    當第二人格消失之后,蒼葉陷入了短暫的昏迷。而津島看了他幾秒之后,對深雪說:

    “現在,我建議你做個選擇。”

    “一個選擇是,你在這里等他醒來,之后說服他離開這里。”然后他指了指上面,“另一個,我們把他放在這里,等他自己清醒之后,看著他接下來會去哪里。”

    深雪:“然后?”

    津島笑了一下,從口袋里摸出一個東西:“我們用這個跟著他——既然這座圓塔的主人千方百計把你的弟弟引入這里,你猜,他是想要他做什么?”

    而現在,從竊聽器里傳來的、屬于東江屬下的聲音,已經揭示了答案:

    【你的聲音,生的眼睛,都有俘獲人心的力量。】

    【你們手中掌握著普通人類求之不得的力量,簡直是神賜予的禮物。】

    “雖然多少猜到了點,不過還是很想說……”津島把嘴里的巧克力咽下去,往深雪旁邊湊近了點,“這樣的人和事,永遠都在重復啊。”

    有那么一瞬間,他的表情似乎有些厭倦。

    兩個人不知道在這里蹲了多久,直到那邊東江的手下講解完蒼葉的身世,然后準備帶走他。就在最關鍵的時候,疑似蒼葉同伴的外來者們突然闖入,雙方瞬間展開了交火……

    當竊聽器中的嘈雜再次歸于平靜,津島也松開了扣住深雪肩膀的手。

    深雪揉揉肩膀,然后瞥了對方一眼。

    “哇,田部目小姐現在的表情,就像是要揍我。”津島說。

    “你又不是躲不開。”深雪回答,然后轉開視線,“其實你沒必要抓著我不放的,既然做出了決定,我就不會中途反悔。”

    “真是個冷酷的女人啊。”津島用類似詠嘆的語氣說,“好吧,其實我只是擔心小舅子能力暴走,不小心把你催眠了。”

    “……誰是你小舅子啊!”

    瀨良垣蒼葉走進圓塔頂層的大廳,看到了站在房間中心的男人。他的外表看起來有四五十歲,戴著一只單邊眼睛,雙手扶在一柄手杖上。

    “我正等著你呢,蒼葉君。”

    對方說。

    東江。東江辰男,東江集團與“白金牢籠”唯一的掌權人。

    也是把曾經作為旅游勝地的碧島,變成一個“娛|樂城”與“貧民窟”對立存在的罪魁禍首。

    在某種意義上,這個男人……甚至是“蒼葉”與“生”的制造者。

    “看來你遵守了我們之間的約定呢。對于你獨自前來的誠意,我十分……什么人?”

    東江原本微笑著說,神態間盡是勝券在握的坦然。然而在最后一句話出口之際,他突然察覺到了什么,臉上的表情微微一變。

    “哼哼哼……我是什么人不重要。”

    在東江的疑問出口時,一個男人從沒有閉合的大門外走了進來。

    他穿著過于修身、因此已經折騰出了褶皺的黑色西裝,兩只手插在口袋里,一副出門不看路的模樣:

    “重要的是,我好像‘一不小心’就連上了這里最高層電梯的準入證明呢。聽說中樞圓塔頂層的安保水準高于國內最高級別的地下金庫,當然不能錯過上來觀光的機會——”

    津島睜開眼,看向大廳中對峙的兩人:“晚上好啊,東江先生。”

    作為被來人忽視掉的那個,蒼葉此刻也無心顧及對方的身份——他幾乎是目瞪口呆地看著男人在門口站定,接著從他的身后,跟進來一個穿著禮服的女人。

    還順手把門關上了。

    “……姐?姐,你怎么在這?!”

    “真的是小舅子啊。”下一秒,剛才還仿佛完全沒看到他的家伙,突然笑瞇瞇地湊了過來,“初次見面,我是你姐姐的……唔!”

    深雪上前一步,抽出禮服內袋的手帕,面無表情地塞住了某人的嘴。

    蒼葉:“……”

    看著眼前的鬧劇,站在對面的東江重新冷靜了下來。他的目光在新進來的兩人之間逡巡,最后落在了津島的身上。

    “如果我沒記錯,你們是競技賽時的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