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7.027
    無情:……

    他覺得陸小鳳可能是最近輪番被幾個江湖大佬找上,所以有點精神緊繃,所以才那么不正常。

    身為公門中人,無情決定原諒他的癡傻行為,轉而看向傅離:“傅姑娘,還請不要顧左右而言他,直面回答我的問題,若是你不肯配合我的詢問,那我就只能依法逮捕你了。”

    傅離:????

    “盛捕頭,就算我調戲了你一下,也不至于要被抓去關牢獄吧?我可是個奉公守法的好民眾!你瞧,我手上可是半條人命都沒有呢!”

    江湖中人,就連陸小鳳都不敢說自己的手上半條人命都沒有,也就只有楚留香這樣的奇葩,才會堅持這種底線,現在又多了一個傅離。

    當然了,傅離她也就只是皮這一下,看著盛捕頭變臉和陸小鳳大驚小怪的樣子,她愉快的笑了起來。

    她調整好心情,將這件事情娓娓道來。

    聽她講完霍休的事情以后,無情更加面無表情了。

    什么叫做是他先動的手,什么叫做只是被迫自保?有誰叫你形容困室多么的監護,大金鵬王有多么可惡了嗎?

    差點兒,無情就要歸到吐槽役里去了,他控制住額頭跳動的血管,沉聲開口:“傅姑娘,你知道我在問的是你使用了什么樣的力量。”

    若不是霍休口中描述出來的東西太過于夸張,這樣逆天的力量隱患太大,身為神侯府宅男無情是不會輕易出門的。

    傅離抿唇,她并不清楚這個世界里允不允許她把那些事情說出來。

    “這就是一個很長的故事了——”

    “其實沒有什么的,傅小離她就是愛做夢了一點,實際上霍休是我動用了我聰明的腦袋瓜抓住的。”

    陸小鳳打斷了傅離即將出口的話,搶先開口,他干脆的將一切都攬在了自己的身上。

    面對著無情審視的目光,他依舊沒有半點兒慌亂,甚至在片刻之間就已經自圓其說,將故事的起因經過結果都說了出來,七分真摻雜了三分假,邏輯嚴謹,讓人一時找不到半點兒漏洞。

    可無情沒有半點兒神色波動,大有一種我就安靜的聽著你胡編亂造講故事的感覺。

    “行了。”傅離叫住了他:“陸小鳳,你知道的,想要糊弄四大名捕之首的無情是不可能的。”

    她很少這樣正經的叫陸小鳳的名字,大多數時候都是不用叫名字,對方就已經知道她是在和誰說話,并不曾有半點兒誤會過。

    她的表情讓人覺得很她好像很難過,又好像背負著什么沉重的東西一瞬間卸下來輕松不已的樣子。

    陸小鳳挑眉,能夠滔滔不絕口若懸河的他好像被施展了什么禁言咒語一樣,幾次張嘴,最后都沒有說出任何一句話來。

    他無法阻止,所以只能沉默。

    傅離沖著他笑了笑,她嘗試了一下,并沒有那種被禁言的感覺,索性就把事實托盤而出:“我所使用的力量就是這個。”

    她掏出沙漏放在了桌子上。

    沙漏是透明的玻璃裝飾,外面的邊框則是一種神秘的金屬,里面的沙子是金黃色的,哪怕這個漏斗就這樣平放著,沙子也沒有漏下來,完全違反了事物運行規律,看著就很不凡。

    “我可以使用一下嗎?”

    傅離點頭。

    無情將沙漏拿了起來,翻來倒去的搖晃了幾下,沙漏里的沙子依舊是紋絲不動,就好像一切都被凝固了一樣。

    他嘗試將內力輸入其中,依舊沒有半點兒變化,可見這東西并不是依靠內力控制的。

    無情嘗試了幾種方法都沒有結果就又將沙漏又放回了原處,等待著傅離揭開謎底。

    “事實上,這只是一個介質而已,只是為了幫助我使用出時間的力量。”

    陸小鳳驚嘆:“哇!!這豈非是神靈才能擁有的力量??!!”

    傅離:……

    氣氛瞬間被打破了,這讓傅離身上那種破釜沉舟的感覺瞬間消失,只剩下了無奈和哭笑不得。

    “或許是的吧,只不過我并不是神靈,這種力量也不是我所掌握的,我只不過是一個被時間詛咒了的人而已。”

    一開始的時候,她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而已,生活在平凡又寧靜的二十七世紀,沒有戰火紛擾,也沒有大災大難,一個普通的因為長得過分美麗而生活艱難的女孩子。

    她不甘心身墜黑暗,因為這份美麗染上污泥再也不得解脫,所以她抓住了唯一的機會,向一個好心的道長求救。

    那個鶴發童顏的道長看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