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9.整頓族務
    賈敏一路上想起她爹就要落淚,全靠石梅殷勤撫慰。

    這一刻,賈敏知道她爹就要入土為安,從此真正的天人相隔,頓時哭到崩潰。

    石梅也勸不住了,只有摟著她陪著哭泣。

    賈敏哭到暈厥方罷。

    賈代善的靈柩直接進了賈氏宗族的祖塋之地。

    這里睡著賈氏的歷代祖先。

    墓碑最為高大的就是帶領賈氏宗族騰飛俊杰兄弟,榮寧二府的第一代的國公爺賈源與賈演兄弟。

    這祖塋之地就是以他們兄弟為主的墳塋群落。

    賈代善的陰宅比他爹的陰宅退后一箭之地。

    陰宅已經請陰陽先生勘定,已經修繕完畢。

    賈代善停靈祖塋家廟,做了三日道場安魂。

    七月二十二日,宜安葬、 修墳、 破土、 移柩。

    賈代善便在這一日的吉時吉刻下葬,入土為安!

    石梅賈赦賈政王氏只是疲倦不堪。

    賈敏這個閨女真是賈代善的貼心女兒,她哭得數度暈厥。

    之后,賈敏一直臥病在床,直到這年的八月中秋佳節,家里要去祖塋掃墓祭祀,賈敏方才勉強起床。

    石梅心里感嘆,爹娘疼愛女兒很有些道理。

    賈赦賈政這兩個德惠最多的兒子哭也哭了,但是,只要離開墳場,兩兄弟眼淚一抹,就無事了,該吃該喝一點不耽誤。

    賈敏就不行,哭到咽不下食物,最嚴重的的時候吃什么吐什么。

    那個模樣,讓石梅一顆心疼得只要化成一灘水。

    石梅只得命人用上好的胭脂米,熬了粥油,參合了參湯替她吊命。

    賈代善入土之后,石梅本有許多的事情要做。

    卻因為賈敏狀況不好,石梅放下一切事物,專門貼身照顧賈敏。

    經過石梅一個多月的細心照顧撫慰,賈敏逐漸止住了痛哭,卻變得十分黏糊人,成天粘著石梅,吃住一起。

    石梅干什么她都要跟著,不然就會不自在。

    石梅理解賈敏這是被父親突然仙逝嚇著了,害怕失去母親。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八月下旬,賈敏才逐漸恢復了些元氣。

    賈母還是十幾年前,替婆婆守孝回過老家。

    對于老家的情況多是從周瑞與賴大嘴里聽來。

    想著賈母一直被鳳姐王氏聯手蒙騙,像一只井底之蛙。

    石梅決定親自梳理老宅。

    中秋之后,賈敏情況好轉,石梅開始著手族務。

    石梅招了留守南京打理住宅的金大。

    金大是賈代善手下的老斥候,因為年紀大了,不適合再奔波勞累,得了這個肥差。

    金大告訴石梅一些很不好的消息:留守金陵的老十二房,這些年并不安分,特別是掌權的五房與八房,這些年仗著國公府的權勢橫行鄉里,欺行霸市,謀奪田產。

    爭買良田,他暗中搗鬼威逼利誘也罷了,總歸是讓人知難而退。替榮國府管理庶務的五房大爺賈敾,跟人爭買良田時竟命人將爭買對家打至傷殘。

    對方請人寫狀紙,他竟然威脅街上代寫攤鋪,誰敢代寫,就讓誰不能在金陵立足。

    八房的九少爺,曾經強買人家訂婚的姑娘為姨娘,還將人家未婚夫家逼迫的背井離鄉。

    “這些事情怎么不匯報上京?”

    金大說道:“族里欺行霸市,大爺大打人致殘的事情,奴婢一筆一筆都告訴賴大了,他說會一一稟報公爺。九少爺強娶良家為二房的事情,卻是在今年正月間……”

    石梅了悟:“那女子現在何處?”

    金大說道:“八爺攔著不許,九爺把人安置在外宅。據說已經懷孕,還是兒子,本來要抬進門的,結果公爺出事……”

    石梅聞言驚心不已,這已經不是仗勢欺人,而是魚肉鄉里了。

    看來五房八房已經從內到外都腐朽了,再留不得了。

    然而,兩房仗著榮寧二府在金陵盤踞多年。想要敲掉不是那么容易。

    石梅敲擊桌案:“將你所知道的所有族人不法行徑,統統寫下來,知道來龍去脈的一并寫上,我有用途。”

    金大忙著應了:“太□□心,奴婢一定辦得妥妥貼貼。”

    石梅也不會僅憑金大一家之言就整頓五房八房。

    必須得證據確鑿才能動手,石梅決定按兵不動。

    族人魚肉鄉里,可不是小事。

    弄不好就要禍及榮府。

    必須之慎重。

    為了榮府長盛不衰,為了賈赦賈政的前程,必須先把家族的事情理清楚,做一個了結。

    外面衙門的事情石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