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5.第四夜(2)
    在英靈emiya留存不多的、關于這場圣杯戰爭的記憶中,「右馬財目」與她的英靈阿喀琉斯亦是有占一席之地的。

    是的,他們很強,主從關系和睦,有著超乎尋常的默契,且在必要的時候絕不心慈手軟。

    比起衛宮士郎,比起遠坂凜,伊莉雅,比起其他人……這對主從或許是最接近、最有資格得到圣杯的存在。

    但為什么要說他們是“最接近、最有資格得到圣杯的存在”?

    當然是因為其結果,他們最終失敗了。

    不僅是失敗,且是慘敗。

    在“衛宮士郎”的所見之中,右馬財目卑劣,不擇手段;她在剛剛締下同盟條約后就偷襲了遠坂凜、并迅速的掃清了其它障礙,留存到最后的只剩下saber與rider。而就算對上saber,阿喀琉斯也不愧是阿喀琉斯,他總是被勝利女神眷顧。

    只是唯獨沒有被幸運女神所青睞而已。

    ……

    遠坂凜在角落處狐疑的看了archer許久,archer早就發覺遠坂凜,用鼻音問了一句:“怎么?”

    “我發現你今天格外好心呢?不會是有什么陰謀吧?”

    archer又哼了一聲,雙手環胸冷漠道:“反正這樣的情報告訴他們也無所謂,正好讓他們鷸蚌相爭,我們漁翁得利不是嗎。”

    “話是這樣說沒錯……”凜仍有些猶豫:“確實可以讓他們先清理掉其它敵人,再趁他們疲軟之時一舉攻破……但我不是否定你的意思,archer,那可是阿喀琉斯哦?如果他真的有著能一舉拿下其他人的力量,想必也不會天真到在最后關頭被我們收取人頭。且正相反,我們不僅不應該等待他消滅其他人,而是應該聯合其他人最先解決掉那對主從,否則……”

    archer只是望著空無一物的前方,對凜的話似聽非聽。凜有些窩火的怒喊一聲archer,紅色的弓兵才緩言道:“……不用擔心。”

    “你會這么說也是有一定理由的吧。為什么?”

    “因為他們一定會輸的。”

    說到這句話時,archer對凜露出了笑容。

    對“衛宮士郎”來說,財目不僅讓他覺得困擾、糟心,她同樣給他帶來了遺憾。

    在過去,“衛宮士郎”是想對右馬財目伸出援手的。

    想著要拯救所有人,想著至少讓身邊的人充滿幸福,衛宮士郎的理想說來簡單,但實行起來困難無比。就正好比對于財目來說,不論是哪一種,士郎都沒有完成。他里沒有讓她“感到幸福”,也沒能“拯救”她。盡管他想過要拯救,他也救不了財目。

    但那些都是屬于過去的記憶了。英靈emiya早已不同于衛宮士郎,他們有著不一樣的理念,他也不再像曾經那般天真。

    所以,archer是嘲諷的笑著,以開玩笑的語氣卻滿是篤定的說道:“電影里的反派不都最終會得到敗北的懲罰嗎?以她那種惡人役,絕對活不過三章的吧。”

    ————————

    “話說哦,如果berserker是腳后跟認識的人的話,那會應該是誰?我想絕對不是什么龍套,龍套角色不可能成為英靈被圣杯召喚出來。所以對方應該是個有頭有臉的角色,既然與你相識,希臘那時候的有名人,讓我想想……”

    “……”

    “既然美狄亞都出現了,不會伊阿宋也來了吧?不過那個和你關系有點遠,要說和腳后跟關系近的角色的話,喀戎?赫克托爾?佩琉斯?……話說要是真有人把你爹招出來了的話這圣杯戰爭是不是會有點精彩啊。”

    “…………”

    “不過再仔細想想的話,archer說的是「說不定是你的舊識」,是「說不定」。也就是說對方不會是和腳后跟有著親密關系的人物。但是,他會與你同時代或時代相近,并且有著與腳后跟相當的名聲。要這么說的話,berserker會不會是……”

    “……我說你啊。”終于忍耐不住,阿喀琉斯出聲打斷了她。財目不明所以的看向阿喀琉斯,阿喀琉斯已經相當不耐煩了:“為什么你可以一個人嘀嘀咕咕說上這么久?還有不要老是腳后跟腳后跟的叫。”

    財目忽略了阿喀琉斯的后一句吐槽,只回答了前半邊句子:“有什么不對嗎?我們不應該戰前多分析一下敵人情報嗎?你難道不會覺得認真思考的御主很帥嗎?嗯?不覺得我很可靠嗎?”

    阿喀琉斯翻了個白眼,同樣無視了她的后半句話,正經答道: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