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9章 chapter 7-1
    chapter 7-1 情書?挑戰書?(1)

    和梁水想的一樣, 蘇起的父母并沒有怪她, 給她重新買了一輛車。

    蘇起再也不把車停在校外了,連放在車棚里都要和梁水的車鎖在一起。

    梁水說:“你想讓人把我的車一起偷走?”

    蘇起說:“蘇小黃一號已經犧牲了。我覺得我們所有人的車都應該鎖在一起。互相保護!”說著, 手指梁水的車,戳它, “梁小紅, 你要是保護不好蘇小黃二號, 你就死了, 知道嗎?”

    梁水:“憨包。”

    蘇起:“聲聲,把你的林小綠鎖過來。”

    “哦。”林聲把她的綠車和她的鎖在一起。

    蘇起納悶:“誒?你車上的漆怎么刮成這樣啊?掉了好多。”

    林聲一愣, 忙說:“摔了幾下。”

    李楓然跟著把他的車鎖過來:“人沒事吧?”

    “沒事。”

    預備鈴響, 路子灝:“快跑!”

    一群少年奔向教室, 留下五輛車緊緊鎖在一起。

    深冬的雪下了一場, 上學期轉眼就期末了。

    期末考試成績出來, 蘇起居然考了第二名。雖然主要原因是他們特長班整體成績很差。但她還是很開心,深受鼓舞。

    林聲是五個里考得最差的,比梁水都差了三十多分, 直接掉到名次表末流。

    蘇起問林聲怎么回事, 她說沒考好,有大題忘記做了。

    第一名的路子灝則十分淡定,他并沒覺得自己考得有多好。這成績放到隔壁班, 最多前十。

    寒假的時候, 路子灝的父親路耀國從廣州回來了。

    他拖著巨大的行李箱, 挎著大包小包。

    巷子里的少年們一窩蜂擠去路家。還小的時候, 路耀國每年都從廣州帶很多云西買不到的高級零食和玩具回來。他們吃的喔喔奶糖、薯片,玩的電動陀螺、遙控車都是最先由路耀國帶回來的。

    康提當年正是從這里得出點子,做起倒賣生意,后來做越做紅火,如今在云西開起了大酒店,超市和電器店。

    現在很多東西能在云西買到了,但路耀國在孩子們心中“機器貓”一樣的神奇光環尚未消失。在曾經的孩子心里,路爸爸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一邊吃零食一邊聽路爸爸講他在廣州打拼的光輝事跡,簡直太棒了。

    現在,他們長成少年了,習慣地去了路家,排排靠坐在沙發上,只是眼中已不大好奇,平靜看著路耀國打開鼓鼓囊囊的箱子袋子,拿出各種花花綠綠的東西。

    先是一堆零食包,大袋的QQ糖,旺旺雪餅,漢堡包軟糖,喜之郎果凍,徐福記小丸煎餅,木糖醇之類,堆在桌子上像一座小山。

    梁水沒什么動靜,他什么好吃的沒吃過?

    李楓然和林聲比較禮貌。

    蘇起不管那么多,開心地撲上去,特別捧場地抓起一個碗狀果凍就開吃,還不忘撕開一個給蘇落。

    路耀國熱情地給李楓然林聲分了零食,又煞有介事地從箱子里拿出一個精致的紙盒子遞給路子灝,道:“步步高復讀機,以后你學英語就用這個,特別好!”

    蘇起吃著果凍,伸著脖子看了眼,她早就有了。程英英在康提超市里買的,巷子里的孩子們上學期都買了。路子灝一直用的他哥哥的。他接過新的,笑了笑,沒說話。

    路耀國沒注意孩子們的表情,又拿出另一個更精致的盒子給大兒子路子深。

    這下厲害了,是步步高的隨身聽CD機,能隨身放碟片的那種。小小一個銀灰色的圓盤,金屬外殼漂亮大氣,又輕又便攜。路子深說:“謝謝爸爸。”

    蘇起叫:“快放首歌給我聽。”

    隨身CD機里裝了份原始碟片,蘇起摁開開關,戴上耳機,播放起了一首粵語歌《chain reaction》,左右聲道混響的效果讓蘇起很滿意,聲音都變得有穿透力了,仿佛電波從左耳穿透腦袋到右耳,又折返而回。

    “風風你聽!”她把耳機塞給李楓然,“兩只耳朵一起!”

    響聲太大,李楓然縮了一下耳朵,很快又適應了,他也覺得很不錯。

    林聲說:“我聽聽。”

    蘇起又把耳機塞給她。

    路耀國笑道:“你們都沒見過吧?”

    路子灝說:“超市里早就有了。你這個是步步高的,梁水的是索尼的,比這個還貴。”

    路耀國一愣。

    蘇起趕忙說:“我聽過水砸那個,我覺得音質一樣好聽。真的。”

    梁水嚼著QQ糖,沒搭話。

    路子灝說:“怎么可能比索尼的音質好?”

    路子深說:“你廢什么話?”

    路子灝哼一聲:“本來就是。哥哥你不是想要單放機(磁帶隨身聽)嗎?為什么爸爸要買CD機?云西街上到處都是賣磁帶的,哪有賣CD的?學校門口,孫燕姿周杰倫Beyond鄭秀文SHE張韶涵劉德華的磁帶想買多少買多少,CD呢?云西就兩家CD店,賣的不是宋祖英就是蘇聯民歌。我們這里是云西,不是廣州。再說cd機根本塞不進口袋。還不如買單放機呢。”

    一時沒人說話。

    梁水之前有個索尼的CD隨身聽,但云西賣碟片的太少,上新速度遠遠比不上磁帶,被他拋至一旁,重新換回了Walkman。

    路耀國摳摳腦勺,沒料到云西是這個情況。他跟孩子們的生活脫節了。

    蘇起還在打圓場:“但cd機效果真的很好誒,比單放機效果好。”

    路子灝說:“嗯,可以天天聽喀秋莎和三套車。哦,還有大地飛歌。”說著,抱著他的復讀機,哼著“踏平了山路唱山歌,撒開了漁網唱漁歌——”的調子走了。

    眾人:“……”

    蘇起竭盡全力:“但是……大地飛歌也好聽的。”

    梁水胳膊肘杵了她一下,示意她閉嘴。

    那晚,大人們小聚在一起玩牌,喝啤酒,說是給路耀國接風。

    路耀國本人卻提不起精神,很是沮喪。他這一年一年地在外奔波,錯過了兩個孩子的成長。

    林家民寬慰說:“你不也是為了給孩子創造更好的生活條件嘛。”

    路耀國老婆陳燕不滿道:“光給物質也不夠,馮老師怎么說來著?精神。兩個男孩子,爸爸不在身邊,你們不知道我有多難帶。街坊鄰里這么多戶人家,哪家不在云西過得挺安生?再說,也沒見他在廣州發了財。”

    沈卉蘭說:“燕姐你是只看見被子繡花漂亮,不見里頭尿了一床。我就指望著林家民出去闖闖,哪怕闖個頭破血流回來我都認。不像現在這日子,扯了領口漏袖子的,可一點兒不精神。”

    陳燕不同意,細數路耀國的精神缺失——不知道路子深沒讀過六年級,不知道路子灝會畫畫,又說孩子年幼生病時她如何辛苦,要不是鄰居幫襯,早就撐不住。

    沈卉蘭則數落家中如何拮據,照相館生意不好,沒錢給林聲買好的畫具畫紙。

    數落得兩個男人對視一眼,互相點了根煙。

    眼看著批斗大會要無休無止,康提說:“干脆都跟我一樣,不要男人得了。”

    話語聲止,眾人齊哈哈笑起來。

    陳燕說:“我一家庭主婦,這不會那不會,沒你有本事,男人不要了,我喝西北風去啊。”

    沈卉蘭說:“現在衣服都是機器做的,便宜又漂亮,我這裁縫手藝也快淘汰了。一個人過,得吃糠咽菜。”

    康提笑:“看看,就嘴皮子厲害。”

    眼看要轉話題了,喝了酒的男人們卻飄飄然,要一訴苦楚。

    林家民說:“對,就嘴皮子厲害!不養家不知道我們男人養家的苦。那么多話說,都是閑出來的。”

    路耀國借著酒勁,也附和:“整天嘰嘰歪歪,把嘴巴安在我身上了。不是我養的你啊?”

    這下子,幾個女人臉色變了。

    康提扶了下額。這隊友——

    ……

    “一步踏錯終身錯,下海伴舞為了生活;舞女也是人,心中的痛苦向誰說——”

    球燈滾動,光影閃爍。

    燈光曖昧昏黃的舊舞廳里,音響震天。青年至中年的男男女女摟在一起,在舞池里搖晃擺動,跳著滿三中四,倫巴恰恰。

    紅的藍的黃的光線劃過舞池角落的卡座,幾張稚嫩的臉龐上寫著生無可戀。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