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4.冰柜
    我在地上癱坐了五六分鐘,因為羞惱和委屈,這幾分鐘顯得格外漫長,他在后面用什么樣的表情在看我我不知道,只是在心里不斷為自己鼓氣:站起來,你能行的,離開這個尷尬的房間,回自己的房間去,不過一具尸體而已,不要怕。

    不怕是不可能的,但我還是努力從地上爬起來,把褪到腰際的裙子扯下來,頭也不回地搖搖晃晃著走出他的房間。

    身后沒有任何動靜,我反手關上門,把他的氣息隔絕在里面。

    走廊里依舊漆黑一團,我想起了和烏丸拓也一起看的那兩幅畫,不知為什么,看的時候沒有任何觸動,但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刻回想起來,卻有種細思恐極的悚然感。

    我的腿開始打顫,連跨過這條不到兩米寬的走廊都難如登天,門那頭的尸體,眥裂的眼球、長長吐出的彎曲的舌頭,清晰地再現眼前,我不由自主地哆嗦起來,向身后安室的房門后退了一步。

    其實,我完全可以不這么要自尊,折身回去尋求他的保護,可是我只猶豫了半秒鐘,就毅然決然拋棄了這個想法,一咬牙,跨過走廊旋開了我房間的門。

    門里一切如舊,我死死靠在門板上,瞪著那具僵硬的尸體,她的臉上已經開始出現尸斑,我真希望自己的視力不要這么好。

    房間里有一股腥冷的氣味,是尸體散發出來的嗎?

    我感到一陣惡心,壓著喉嚨干嘔了好久,直到眼前出現飛舞的金星,才好不容易止住。

    “為什么不救我!”耳邊驀然傳來女人憤怒的哀嚎,我打了個激靈,觸電般扭頭四處看。

    什么也沒有,那尸體還直挺挺地躺著,兩只手像鷹爪那樣曲著,顯示著死前的痛苦與掙扎。

    “為什么不救我!”這個聲音又一次響起,它不是任何人發出來的,而是回蕩在我自己的腦袋里的。

    “明明把訊息留給你了,你為什么不去破解?”它繼續聒噪。

    我捂著腦袋,大口大口使勁吸氣,直到那聲音不再出現。

    是啊,我為什么這么笨,沒能破解出她就給我的信息呢?

    不,我根本就對它沒那么重視,而且剛剛明明和安室在一起,只要把這事和他一說,以他的聰明,或許會破解出來,而我只顧著被他戲弄,還有那么一瞬間以為他是真的對我有什么感情,居然飄飄然了起來。

    真是慫爆了。

    我自嘲地干笑了幾聲,用手捋了捋揉亂的頭發,重新站起來。

    屋里的小桌上有個梳妝鏡,我用手指在上面寫下那兩個數字:808在上,101在下。

    什么意思呢?

    我長久地盯著鏡子,即便它清晰地映出后面床上的尸體。

    人真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前一秒還怕得要死,但意識到自己的失誤,反而生出一種想替她追尋真相的勇氣。

    而且,我還憋著一股氣。

    可我似乎還是能力不足,十分鐘過去了,沒有任何發現。

    我揉揉眼睛,決定換個思路,從后往前推。現在她死了,這表明她之前是想向我們求救,留下的兩個數字是求救的意思,或者暗示求救的內容。

    求救……

    808……101……

    鏡子……鏡子?!

    我愕然地死盯著面前的鏡子,終于明白這個訊息的含義了。

    將808和101這兩個數字做上下鏡像,會得到兩個sos!

    她之前果然在向我求救。

    我把之前她和另外兩個女生的對話內容回想了一遍,又聯想起她的詭異舉動,有點明白了……

    她和她的兩個同伴正在被人監視,所以她沒辦法直白地表達出來,只能通過這種方式拼力一搏。

    好在我機靈地領會了,并且及時擦去信息,因為在我之后另一個男生很快趕過來,他肯定是怕她不安分,留下求救信號。

    也就是說這三個女生和那兩個男生并非同伴關系,而是挾持與被挾持的關系。這也解釋了他們為什么沒有同學該有的互動,馬尾女上廁所時為什么不和女同伴打招呼,而是直接對著兩個男生說。

    我因為這個發現激動不已,但同時也悔恨不已,如果我能早點破解,她或許就不會死了……

    等等……

    她是為什么而被殺死的呢?假如那兩個偽裝成大學生的男人是誘拐犯,他干嘛要在別人的宅子里殺死誘拐對象,這不是讓自己留下了更多的線索嗎?

    我盯著鏡子,忽然靈光一閃。

    兩個sos,能不能不是巧合,而是有兩方人需要救助,除了她們,還有一方……

    哪一方?應該不是我們仨,那么就只剩下田宮夫婦了。

    一個明顯的結論逐漸形成。

    兩個男人不只是劫持女大學生這么簡單,他們的最終目的是田宮夫婦,或者說是田宮夫婦富裕的資產,比如某個高價的贗品……

    可為什么要殺人?

    外面的雨聲減弱了不少,估計明天一早可以離開了。我看了眼手機,此刻是凌晨一點半,我不知道除了我和安室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