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9.29
    這一連串的動作說起來很慢,但做起來其實很快就完成了,等顧明澤他們回到小屋里的時候,天色還暗著呢。

    沒有理會想要扒過來求個解釋的板凳等人,顧明澤近乎虛脫的躺在石頭旁邊,整個人大腦一片空白,心累的不想說話。

    之前還沒有實行這個計劃的時候,他整個神經一直在緊繃著,生怕出什么差錯,即便昨天晚上休息了一下,但其實也并沒有休息好。

    到底只是個孩子的身體,昨日更是經歷了那么多的事情,早便有些撐不住了,這會計劃雖然有些波折,但總算是按照想象中的完成了。

    雖然不知道最后的結果會是什么樣,但該做的也都做了,便是發生什么意外,那也是沒辦法的事,至少現在他是找不到什么可以彌補的漏洞。

    當然,這些孩子一會肯定還是得教一教的,至少得串聯一下口供什么的,還有這屋子,也必須要好好的收拾一下。

    畢竟只要是有點經驗的人,啊不,應該說不管有沒有經驗的人,一進來看到那攤子血跡,還有空氣中那股子血腥味,就會知道發生了什么。

    不過這會,顧明澤實在是沒有那個力氣,起來做這些事情了,他真的是太累了,短短的兩天發生這么多的事,他這小身板委實有些扛不住。

    放空了思維,在那堆干草上不知道躺了多久,等石頭都醒了過來,還特意跑來叫醒他的時候,顧明澤這才從那種說不出是什么狀態的狀態中脫離出來。

    揉了揉額角,望著臉上還有些青腫,此時正皺著眉頭,一臉關切看著他的石頭,顧明澤抬了抬手,有些疲憊的說道:

    “你醒了,感覺怎么樣,燒退了嗎?”

    說著這話的時候,顧明澤心里還有些愧疚,明明對方是為了護著他才被打傷的,更是因為他才昏迷了這么久,可到現在都沒顧得上關心對方。

    甚至連對方醒了都不知道,他怕是還不如那個新認識的叫做香菱的小姑娘,這么想著,下意識的那張疲憊的小臉上,便露出了些難過的模樣。

    “這是怎么了?你的事我都聽板凳他們說了,你做的很好,便是我還醒著也不可能比你做的更好了!”

    見自己一直護著的弟弟,露出這樣的表情,石頭自然而然的便認為,阿澤這是害怕了,他揉了揉自家弟弟的小腦袋,語氣輕柔的安慰著。

    不過雖然是安慰,但這些話卻也不完全是在哄人,在他看來,阿澤能做到這樣,也確實是很不錯了,真要換他來,也未必能強到哪里去。

    只是想著,因為自己昏迷,而連累弟弟經歷了這么多的事,石頭心里卻像是被什么東西給壓著一般,沉甸甸的難受的厲害。

    “石頭哥,你說,萬一接下來的事情,不按我想象中的發展,那該怎么辦呢?”

    往常若是被這般摸頭,顧明澤鐵定是要炸毛的,可現在這樣的處境下,他卻只是怔了怔,看著石頭,有些擔憂的說道。

    前世的經歷,今生的經歷,顧明澤其實并不是一個脆弱的人,但到底還是一個剛剛成年的孩子,說是多成熟卻也沒有。

    沒有經過太多的磨礪,哪怕見識要遠遠超出這個時代,但心理卻不是那種經歷過淬煉的堅硬。

    面對著像是板凳和蓮生他們,顧明澤雖然表現的很是成竹在胸的樣子,但其實對于自己的計劃,哪怕執行的時候再自信,他都是很緊張的。

    只是那股擔憂無法對任何人去說,也只有石頭,這個從一開始,就走進他內心,像是個哥哥般角色的人,能讓他放下那層面具,說出自己內心的想法。

    “沒事的,一切都會好的!”

    摸了摸自家弟弟的小腦袋,石頭柔聲說道,剛剛才退了燒的臉蛋,還有些發紅,但那堅定的目光,卻好似能給人以安慰。

    雖然知道石頭其實根本就做不了什么,說的這些話也都只是在安慰自己,但出奇的,顧明澤的心情卻是好了不少。

    輕輕的點了點頭,他閉了閉眼,并沒有在說什么,只是靠在墻上默默的坐著,腦子里太多的思緒,他必須要好好的整理一下才行。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