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7章 男女混合打
    裴斐與林晏出了林宅的門, 款步而行。

    “——唉——” 裴斐搖頭, 今天第三十次嘆氣。

    林晏看都沒看他,繼續往前走。

    裴斐一臉苦相地跟著。

    裴斐是逃來林宅避劫的——避的不是別個, 而是桃花劫。

    下大雪那日,裴斐來了雅興, 舉把青竹傘去東市酒家喝酒。誰知好巧不巧, 遇上了剛從興慶宮出來的福慧長公主, 又誰知好巧不巧就入了這位長公主的眼, 第二日,長公主就讓人送了帖子去, 要邀請裴斐進府賞茶花談詩。

    裴斐恨不得回去昨日扇死自己, 讓你附庸風雅!讓你雪天喝酒!讓你喝酒還非要去東市!不知道那里離著宮廷內苑近嗎?

    埋怨也沒用, 裴斐只好托病, 好賴混了過去。

    很怕冬至長假長公主又要開“賞花會”, 過了昨日大朝會和百官大宴,今天一早,裴斐朝食都不曾吃, 就逃到林宅來了。

    往常也愛往林宅跑, 但還沒有一開坊門就來的。面對林晏微露疑惑的臉,裴斐訥訥,難道要直說福慧長公主似乎看上我, 讓我去當面首?這話怎么好意思說出口?便只好敷衍一句“為情所困, 為情所困……”

    林晏從鼻子里哼笑, 裴十二什么都好, 就是太過風流,還為情所困……且困著去吧!故而這會子聽了他嘆氣,理都不理。裴斐卻是有苦說不出。

    其實以長公主的人才,若不是公主,裴斐興許真是喜歡的。那樣濃重艷麗如牡丹的長相;說話時,未語先笑、眼角一勾的樣子;二十七八歲,既不很大,也不稚嫩的年紀……

    但大丈夫,頂天立地,在朝中全憑一手一足的本事,豈可沾上攀附婦人裙帶的惡名?

    “既說我家的火鍋不好吃,便來吃這好吃的吧。”林晏看看不遠處沈記的酒幌道。

    裴斐摸摸咕嚕嚕的肚子,決定先放開懷抱,大吃一頓再說,“前次來,沈小娘子家的魚丸格外好吃。”

    剛走到門口,隔著氈門簾子,聽到里面一個男聲,然后便是沈小娘子那俏生生的聲音。

    聽了兩句,兩人互視一眼,裴斐“嗤”地笑了,林晏掀開簾子進去。

    沈韶光正在跟人打嘴仗。

    話說冬至節第二天,本來挺高興的。半上午的時候,賣肉的除了送來羊肉、豬肉以外,還送來幾只野雞,長尾巴,很漂亮,說是有人野地里抓的。其中有一只很是肥大,應該是經年的老雞,另幾只有點小,應該是本年的嫩雞。

    秋天的時候,沈韶光收過幾只鵪鶉、鵓鴣、鳩什么的,但是沒收到野雞。這次尤其難得的是它們是活的——當然也因此有些糾結,殺了怪可惜的。尤其這只大的,便是在皇宮內苑也難得見到這樣漂亮的尾羽。

    那賣肉的似是看透沈韶光,笑道:“小娘子莫要養著,這東西膽子小,氣性大,過不了三朝兩早晨就死了,跟貴人們園子里家養的雉雞不一樣。”

    既然如此,也只好作罷,那就吃了吧。

    宮里的雉雞大多是烤著吃,把皮子烤得發黃,有一點點焦,油滋滋的,蘸著椒鹽吃,香得很。沈韶光決定,這幾只小的就如法炮制。

    至于那只大的,還是燉湯吧。富貴繁華了一輩子的賈老太太都稱贊野雞崽子湯有味兒呢。而就燉湯來說,老的比雞崽子要更有味兒些。

    這雞崽子還沒烤熟,湯也還需要再燉一陣子的時候,昨日那幾個士子又來了,想來是有人還席,其中還有一個熟人——柳錄事。

    沈韶光大大方方地跟他打招呼,“柳郎君冬至節吉祥安康。”又招呼幾位士子,“今天郎君們要吃點什么?還是火鍋嗎?”

    桓七笑道:“今日吃些別的吧。”

    沈韶光遞上菜單子,“如此,郎君們慢慢挑選。”又道,“今日得了幾只雉雞,有烤的,有燉的湯,只是都要等些時候。”

    “如此就來些雉雞湯吧?很適合這個時候喝。”桓七看看柳豐,又看看其余幾位。

    別人自然是客隨主便的。

    沈韶光笑著答應了,先去后廚端紅棗枸杞飲子。

    桓七又讓眾人點菜。

    其中一個對柳豐擠擠眼,“柳錄事對這里熟,還是柳錄事來吧。”

    柳豐讓他說得臉有些紅,但怕沈韶光聽見彼此尷尬,便沒有接話。

    昨日那個說柳豐色令智昏的皺皺眉,看看廚房間的門,低聲對柳豐道:“有句話說了,三郎莫要生氣。三郎怎可聘娶這市井女為妻?幸好她還有些自知之明,沒有答應。”

    桓七和另外幾個都有點皺眉,打趣一句半句也就罷了,陸二郎怎么能說到人家臉上?大家雖都是同年,但柳豐如今已經做了京兆府的錄事,而自己這些人要么未及第,要么雖禮部試及第了,卻卡在了銓選上不得授官。

    柳豐臉越發紅了,“莫要這般說!小娘子出自洛下沈氏。”

    眾人納罕,啊?竟然是士族女?那怎么市井中當壚賣酒?旋即便了解了,想來是家道中落。哪個世家大族沒有枯枝敗葉?

    桓七又尤其了解些,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