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6.避禍鎮江
    玉清在茶館內看似喝茶,實則在聽許仙和吳員外的談話,只聽吳員外道:“賢侄,老漢當日不知她是妖精,勸你認她成親,險些害你性命!”

    “恩人哪里話,娘子她……不,是,是……妖怪!唉……”許仙甩了下袖子,顯得有些無奈!

    吳員外奇怪:“賢侄這是為何?”

    許仙解釋:“恩人不知,娘子到底是不是妖怪,小侄尚不能確定!”

    吳員外正色:“知府大人已是說的明白,他夜觀星象,知城中有妖,應落在你家娘子身上,況他已識破那妖怪的障眼法,前日所用祭奠三皇的寶器,不過是幾塊破木頭,賢侄如今替她說話,可是眷戀她的美貌,心中不舍!”

    “小侄豈敢!”許仙恭敬:“恩人容稟!娘子曾說,小時機緣巧合,在家中花園散步,得遇黎山老母,被她老人家看中收為徒弟,傳授仙法及岐黃之術。”

    “是她妖言迷惑,猶未可知!”

    “小侄也曾懷疑過,可是……恩人可記得幾個月前,小侄藥鋪中有個名喚白清的坐診郎中。”

    吳員外手捻胡須:“老漢自然記得,那位白大夫,端地一手的好醫術,救人無數,卻分文不取,是個難得的好人,只可惜離開了吳縣!”

    “那白清不是別人,正是娘子的親妹,白青兒!”

    吳員外驚訝:“什么?你不是說他是個游方郎中嗎?怎又成了妖怪的妹妹?不,是你家娘子的妹妹!”員外對保安堂坐診的白清大夫印象極好,私下曾贊他是活菩薩,是以,覺得把他說成妖怪不合適。

    “恩人,此事千真萬確,小侄絕不敢有半句謊言!藥鋪初開張時,將近半月,無人問津,小侄心中郁悶,訴于娘子,娘子又把事情告訴了青兒妹妹,妹妹聰慧,想到免費坐診,藥費自付的辦法,然兩姐妹雖有岐黃之術,但卻皆為閨閣女子,娘子已委身小侄,不宜露面,青兒妹妹便化裝成中年郎中,對外自稱白清,亦讓小侄向眾人介紹是個游方之人。”

    “還有這等事……”吳員外捻須思索:“若果真如此,那青兒小姐真可謂是個奇女子!”

    “恩人說的是,似她們這般姐妹,怎么能是妖怪呢?”

    “賢侄可把此事說于知府大人聽了?”

    “說了,可知府大老爺不信,硬說娘子是妖怪,青兒妹妹是被她所惑,以至認妖作姐,恐娘子回來糾纏,非讓小侄去鎮江避禍!”

    吳員外沉思后問道:“若那白素貞不是妖怪,為何知府大人去了你家,她們主婢二人卻不在家,而且現在仍未歸來?”

    “這也是小侄所惑之事!若說娘子是妖,但她對小侄一心一意,癡心相隨,實無相害之心,況青兒妹妹的醫術又是她傳授的……若說娘子不是妖,可今日知府大人前去,她卻是只言未留的走了,知府老爺說她畏罪潛逃……小侄,小侄……小侄現在甚是疑惑!”

    吳員外拍了拍許仙的肩膀,微嘆一聲,安慰:“賢侄莫著急,你且去鎮江,若那白素貞不是妖怪,定不懼知府老爺之威,待她回來,我領她去見了老爺,讓她去鎮江與你團聚,若她真是妖怪,賢侄也莫怕,因她懼怕老爺官威,定不敢再來此間,尋不到賢侄,也就便去了。”

    “恩人說的是,現如今,只能如此了!”

    吳員外從懷中掏出一封寫好的書信遞與許仙:“賢侄今往鎮江,老漢有個表侄在那里,姓徐名乾,青年豪富,又與衙門相熟,老漢與他常有書信往來,今修書一封付你帶去,托他有個照應!”

    許仙收了信,拜謝:“前番承員外大恩,未曾相報,今又累員外如此,許仙深感慚愧!”

    “賢侄哪里話!保安堂藥店雖小,卻不知造福了多少百姓,有多少人的沉疴舊疾是被白大夫治好的,老漢還要謝謝你呢!”

    “不敢,不敢,員外過譽了!”

    想起白清的好,吳員外微嘆:“白清大夫,多好的一個人,希望她不是妖怪才好!”

    許仙神色黯然。

    兩人話別之后,許仙帶了吳員外的書信及二十兩銀子跟隨兩個差役上路,吳員外也乘轎回了城。玉清付了茶錢,走出茶棚,回想許仙和吳員外的對話,心中不禁有些感慨,只要是妖,即便是做了好事也不被認可,是何等的不公,又是怎樣的道理!

    回到住處,玉清把聽到的告訴白素貞。

    白素貞聽后喜憂參半,喜的是,許仙沒有認定她是妖怪,尚有余地,憂的是,如何才能讓陳倫相信她不是妖?而那知府衙門,她是斷不能去的,但若不去知府衙門,即便去鎮江和許仙團聚了,他心中也一定會有疑惑!

    白素貞心憂:“那知府如何肯給證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