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9.兄長
    重逢的幾人情緒平復下來后,卡卡西一手按在鳴人頭頂上,笑瞇瞇道:“好啦鳴人,既然佐助已經‘修行’回來了,那就回木葉吧,五代大人在等著呢。”

    鳴人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哦哦,綱手婆婆在等著你呢佐助!”

    佐助神情一愣,抬頭對上卡卡西意味深長的眼神,忽然明白了什么。

    因陀羅,我總還有些東西,能夠相信吧。

    自暗部秘密渠道進入木葉,佐助毫不意外自己被帶去了火影樓,見到了五代火影,千手綱手。

    時過境遷,當年處在忍界巔峰的兩大家族最后的族人,在火影樓中兩兩相望。

    千手綱手是個頗為英氣的女子。

    看到五代火影的第一眼,宇智波佐助面色不改,只是微微頷首以示尊敬。

    火影樓中除了卡卡西和靜音,顯然還有其他人在。

    隱匿在暗中的氣息有些敵意,佐助皺了皺眉,到底是有求于人,并沒有開口說什么,只是這種情況很顯然不能直接說,干脆開了萬花筒看了她一眼。

    千手綱手在見到卡卡西領進來的少年時,心中只是贊嘆了一聲果然好相貌,一副標準宇智波樣。

    而同綱手記憶里宇智波不同的是,眼前的少年人卓然而立,像是天地間最凜冽的風。他抬起頭時,綱手仿佛看到了名劍出鞘,劍鋒寒光清冽。

    綱手還沒來得及開口,猝不及防對上一雙魔魅的血色眸子。

    艸這小宇智波怎么跟那個大的一樣不按常理來?!

    三年前照面便被因陀羅用寫輪眼招呼過的五代火影在心中暗罵一聲,認命的被拉進了幻術空間里。

    不認命就等著那個大的掀翻木葉吧,還能咋地?

    千手綱手想起那年被因陀羅翻出來的木葉密辛就想罵人,老爺子慣出的一班貪得無厭的同期,搞出的那一大堆事情,隨便哪一件拿出來都能動蕩到當時失去了三代火影的木葉。

    哪怕千手綱手得知了千手一族的沒落也有長老團插手和三代火影默認,也只能咬著牙將血咽下去。再怎么恨,這也是爺爺創立的村子,長老團的勢力扎根太深,一時半會兒不好全部拔出,那會動搖的木葉的根基。

    但是,綱手絕對不會放任長老團這樣行事下去。

    這幾年火影一系和長老團一系明里暗里的博弈,雙方都不曾占什么上風,只保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也許,這個歸來的宇智波末裔,會是打破平衡的關鍵。

    現在,只希望這個當年費盡心思保下的宇智波,搞事能力不要像他前輩那么厲害了。

    做夢jpg

    千手綱手的意識一瞬間從幻術空間里抽離,她扶著額頭,無奈地看了一眼旁邊裝木頭人的卡卡西,和垂下眸子的宇智波少年。

    “我知道了,馬上安排。”

    木葉醫院。

    一切準備就緒后,佐助小心的將宇智波鼬從油紙傘里移出來,巫女的靈術顯然很有效果,穿著曉袍的青年這么久了仍在沉睡中,只是臉色很是不好,單單一眼,饒是卡卡西非醫療忍者,也能看出宇智波鼬糟糕的身體情況。

    這還是在巫女事先已經治療了一番的情況下。

    千手綱手幾乎是一看到宇智波鼬就皺起了眉頭,一番檢查后,臉色頓時陰了下來。

    “怎么樣?”

    宇智波佐助一看到千手綱手的神色,心里一沉。

    “還能怎樣,你哥能活到現在,簡直就是個奇跡。”

    千手綱手沒好氣道:“小櫻和靜音留下,其他都出去別礙眼!”

    宇智波鼬這丫的圖什么,把自己往死里整?

    佐助目光有些茫然,神思飄忽忽的。卡卡西一看就暗道不好,忙道:“綱手大人,鼬、宇智波鼬他到底”

    綱手頭也不回,反手揮了揮示意他們離開別礙事。

    “還能搶救一下。”

    卡卡西連忙拽著佐助出去等著。

    看著宇智波少年眸色黯淡無光,想起來幸好鳴人被同期生拉走了沒有過來,否則看到佐助這幅模樣還不心疼死,鐵定會嚷得全木葉都聽得到。

    到時候木葉走丟的宇智波末裔回來了的事,估計也瞞不住了。

    “卡卡西。”

    宇智波少年忽然幽魂似的喚了他一聲。

    “怎么,我可愛的學生有什么要問老師的嗎?”旗木卡卡西揉揉鼻子,目光頗有幾分慈祥。

    行吧,也就是看晚輩的慈祥。

    不是老母親!

    佐助慢慢抬頭,卻仍沒有看向卡卡西:“卡卡西,我聽說以前在暗部,鼬是你的后輩。”

    “你認識的鼬,是什么樣子的?”

    旗木卡卡西一頓,心想這還真是給他出了個難題。

    他當年確實和宇智波鼬共事過一段時間,不過那可是暗部,能知道彼此的名字靠的都是對方賢值不低。

    因為一位故人,他當年對一前一后進入暗部的兩個宇智波都多照顧了幾分,性情嘛,倒也有幾分了解。

    只是,在止水身死,宇智波鼬犯下滔天大罪后叛逃之后,他卻不太敢相信自己的判斷了。

    不過以卡卡西的政治嗅覺,并非察覺不到村子里平和外表下的暗流涌動,宇智波滅族的事情,或許沒那么簡單。

    然而還不等到他深究這里面的水分,自家那個脾氣急的小低走弟子就離家出走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上海时时乐开奖网